欢迎来到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田之文:“老西儿”在包头的那些年、那些事

       

    从100毫米高射炮到双57毫米舰炮,从液压支架到3307矿用车,在公司6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总有一些人让我们感动,心怀敬意,总有一些产品让我们铭记,成为北重史册中的厚重文字。近日,记者采访了原工厂厂长田之文,老人家精神矍铄、兴致勃勃地谈起了当年他们强军兴民的那些事。




       问:您是因何而来工厂工作的?

       田:我原来在247厂炮管生产车间担任工段长。那时支援边疆建设名单上是没有我的,1958年赶上工厂生产100毫米高射炮缺人,把我调来的。因为我是家里老大,兄弟姐又多,而且也成家了,所以老母亲不太希望我来。当时我们对包头并不了解,包头那时候的条件比不上太原,应该说很艰苦,但是最后我还是听从组织分配,带着老伴一起来到了包头。

      

        问:现在的包头和之前变化大吗?

        田:现在的包头变化太大了,简直没法比较。

        

        问:您来的时候工厂当时是什么状况?

        田:工厂在1952年开始选址,1956年建厂,到1958年时,只有机修和工具两个车间开始生产。那时候厂房内还继续施工,打基础的、搞地面的,设备还没安装,有的地方还露天,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生产的。

      

        :生产第一根炮管是不是非常困难?

        田:1959年上级要求生产32门高炮参加阅兵,这段时间我们的条件是最艰苦的。那时候原材料、炮管都是苏联的,要是等到厂房盖好、苏联的设备进来以后生产,那就耽误事了。当时来的工人都是从四面八方过来的,有东北127厂、重庆497厂、太原247厂等等。工厂当时的建厂方针是边基建、边试制、边生产。在100毫米高射炮试制过程中,我们克服了很多难题。当时我们厂拉线机没有安装到位,无法完成炮管的拉线。总厂派我到247厂联系,最终炮管拉线在247厂完成,那边检验合格了以后当即返厂。炮管拉回来后,我们把炮管清洗完放到架子上,炮管的光线特别亮,那时候苏联专家、军代表、检验员看了以后都叫好,厂房内好多工人都过来看,就像是新媳妇要揭盖头一样,都想一睹芳容。

      

        :完成了炮管的拉线,我们还遇到哪些问题?

        田:因为工人是从不同的地方来的,大家的技术水平不一样,许多人都要进行技术培养。还有就是管理问题。现场管理很关键,如果现场管理组织不好,比如工段、班组管不好,生产的炮管就会出问题。1958年底,我在一车间任计调室主任和工部主任,我把在247厂车间的管理办法运用到一车间,后来二车间、三车间看到我这个办法好也开始采用,最后总厂生产处领导觉得不错就在全厂推广。前几年我到厂内参观,这个管理办法还在用。这个办法就是“零件流动卡”,从出钢到加工,一共50多道工序,每到工序都写到上面。每道工序都由检验员检验合格后盖章,确保哪道工序出了问题后,能够补救,避免问题的发生。这套办法到现在都在用说明很成功。我把第一根炮管的计划进度编号后,同技术人员王鑫在现场向苏联专家列文作了汇报,苏联专家竖大拇指说:“哈勒少!(好)”其实,我现在讲的只是冰山的一角,讲的100毫米高射炮身管加工情况只是27个大部件之一,其它部件在当时条件下生产都有很多困难。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生产的民品?

        田:我们厂很早就开始搞民品。苏联的汽车、轧钢机、液压泵等,但是这几个产品都不太成功,也看到了生产民品并不简单。我是1978年从三分厂调到总厂任副厂长的,那时候就开始搞民品了,到了1979、1980年开始大批量生产液压支架。

         

        问: 为什么我们要生产民品?

        田:那时候75毫米、100毫米高射炮面临着被淘汰,如果不搞民品,这么大的工厂怎么生存?当时中央提出“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民养军”的方针,自己找出路。1978年以后,民品搞得更热闹了。那时我是副厂长,生产了绞肉机、自行车、缝纫机、电度表等,尤其我们生产的“羚羊”牌自行车很畅销,也认识到了“以民养军”这个战略很正确。还有就是液压支架产品做得也很好,到我退休的时候还在做。当时我们的优势就是液压缸,我们成立的民品研究所负责大型民品开发研制工作,比如液压支架举升缸、北方股份的3307矿用车。 

        

        问: 大家都知道工厂生产的产品有炮、矿用车、特殊钢等,但很多人却不知道还生产过菜刀、自行车、缝纫机,回头看,您作为当时工厂的主要负责人,怎样评价那段历程?

        田:我们作为兵工企业,专业性很强,生产任何产品必须有专业工艺作保证,生产这些民品后反映出我们的技术人员、技术工人是如做拉线工艺的、生产炮管的、车部件的,他们的专业性都很强,但是做民品就不一样了。我们认为生产能力很强,实际上我们生产的民品好多都有不足之处,很多民品都要有专业工装才能生产,但生产民品锻炼了我们的工人队伍。

        

        :生产矿用车也是当时定下来的吗?

        田:是的。当时工厂先后四次选派领导人员、工程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工人等赴美考察、学习、培训。1982年,我到美国特雷克斯公司考察36吨自卸车,那时美方想考察一下我们的电焊工技术水平,当时和我同行的一名焊工叫杨建华在现场拿起电焊枪焊了一件活儿,焊完后,他们立刻对杨建华焊的活儿进行了分析,最后特雷克斯公司执行副总裁沃纳先生伸出大拇指对我说:“您们的电焊工技术很好!”翻译告诉我后,我开玩笑说:“还有好的这次没来,他的师傅比他还强!”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那时候我们军工厂的实力。后来那些同志成为生产36吨自卸车的骨干力量。

       

        问: 15岁进入兵工厂,1990年退休,60多年献身国防事业,有什么感想吗?

        田:(哈!)谈不上献身,可以这么说,我15岁就参加工作,当时也没什么目标和方向,但是有一条父母告诉我,你就好好学技术。那时候我进厂就是学习,看人家齿轮怎么换、刀具怎么磨,每天就琢磨这些事情。解放战争、抗日战争时期,包括抗美援朝,听到、看到我们的武器和美国、日本、西方国家比确实不行,确实需要加强。后来通过学习知道了国家对军队、武器的重视,对国防建设的重视,尤其是干了这份工作后,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更加无怨无悔了。

       现在我也见证了工厂60多年的巨大变化。我们生产的武器装备着部队,还有许多民品也有很高的知名度。和你们一起追忆过去,让我想起很多往事,虽然那时条件很艰苦,但我用大半辈子献身国防事业还是非常自豪的,我也希望我们的工厂在改革的道路上创造出更加辉煌的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