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万德中:医生是我终身的职业

    万德中擅长心血管系统疾病的诊治和影像技术诊断,在溶栓治疗方面有极深造诣。曾连续十年担任包头心血管学会主任委员、内蒙心血管学会委员。在国内率先提出重症肝疾病与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的关系及用扩血管药治疗充血性心衰的治疗方法。带着崇敬,记者走进万老办公室,为大家深度解读一位老兵工、老专家的兵工情怀。




问:万院长您好,您是什么时候来的北方医院?

万:我从华西医科大学毕业以后来的,时间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了,大概是1958年。刚来到内蒙是在包头医学院,我父亲是咱们北重的,厂里知道以后,就把我从学校要过来了,调到了北方医院。我七十多才退休,现在返聘,从医的一生没有离开过北方医院。


问:您父亲干什么工作?

万:我父亲1930年北大毕业,是学化学的,在厂里的理化室。父亲解放前就到兵工厂了,1956年来的包头,比我早两年,一直干到退休,是我们厂最早的一批大学生。


问;听说您的孩子也在北方医院?

万:是的,她在药房工作。算是第三代兵工人。对企业很有感情。我姑娘在这里,我外孙也在这个医院。


问:您这几十年见证了北方医院的成长,给我们大概介绍一下最初医院是什么样的?

万:我来医院的时候就俩个科,一个内儿科,包括内科和儿科,一个外妇科,包括外科、妇科、五官科,那时候还没有明确的区分。刚来医院的时候才有八十张病床,到后来病人多了,慢慢扩充到有200、300张床,现在将近一千张床。当时医院小,但是技术水平不低,在包头市来说,对比其他医院,我们医院的名牌大学毕业生是最多的,其他医院专科毕业生多一些,那时候抗美援朝,学医的很多都是两年制的专科,但我们医生队伍比较高。但是都是年轻人,病人来的时候,一看都是年轻人,病人就不干,后来,就转到我们隔壁四医院去了,基于这种环境,待遇也一般,那时候很多大学生都走了,离开的比较多。


问:您留下的原因?

万:很多人当时就说,有本事的就走了,没有本事的就留下了。

那时候刚来医院的时候,我没有上级,一来就得独当一面,没有师傅带,就有一个主任,病人来了以后,很多情况需要自己处理。很磨练人,不管看病,操作都得自己做。现在学生多了,都是毕业以后来医院实习,我们来教他们如何操作。学医看多了就慢慢就有经验了,像个医生了。

我们是第一批来的大学生,来的很多病人都找我们,相对来说就忙一些,在我退休之前,我一个礼拜至少有三四天是回不了家的,总是住在医院,有时候刚一回家就被叫过来了,后来索性也就不回去了。忙一点,病人来了,我就得来。


问:这个专业您研究了多少年?

万:我当医生已经59年了,一直在研究心内科。现在交通很便利,当时很闭塞,外面的东西都不清楚,那我就看书,包头市唯一有外文杂志的就我们医院。


问:是咱们医院自己定的外文杂志吗?

万:我们医院定的外文杂志,我现在还在看。在文革以前定外文杂志的,只有我们医院。比较新的技术,我们就从书里可以学到,接触到。你看,我现在桌上还放着很多外文杂志。


问:听说您在溶栓治疗方面有很高的造诣?

万:很多人不相信这个技术,认为我在造假,但是很多病例证明,溶栓救了很多人。治病救人方面不能墨守成规,要多学习先进的技术,不能一成不变。肺梗病人有很多,没有特殊的症状就当其他病治疗了,在我们医院救治了很多这样的病人。现在国内很多人都不认可溶栓。


问:为什么不认可?

万:国内专家没有达成共识。前年有个病人剖腹产后出血,就把子宫切了,切了以后还出血,他们当时都无法缝合伤口,血一直往外冒,后来他们就叫我过去,我就发现病人血小板低了,就提出要溶栓,但是当时谁也不敢,出血了还溶栓,在医理上行不通,现在血都凝了,如果输血小板,那就火上浇油了,那个病人溶栓以后,几分钟过去了,就不流血了,伤口干干净净的,就赶紧缝合了。


问:现在您还给病人看病吗?

万:有复杂的病患,他们就叫我过去。当医生就得看病,这是终生的职业。


问: 现在咱们医院在市里的地位是怎么样的?

万:包头市第一台彩超就是咱们医院买的,当时买的时候阻力很大,包头市就这么一台,效果还蛮好,病人特别多,我们中午都不休息,包头市很多第一台仪器都是我们医院最先买的,第一台心电图也是我们买的,那会我在书上看过超声,那是A超,国内都没有卖的,可探测肿瘤,我们的超声,在内蒙古是第一台,甚至全国也是寥寥可数的,B超1983年买的,看得更清楚。



编  辑  郭新燕